Menu
读者登录
证号:
密码:
书  名:
责任者:
 
泰兴市图书馆--娉板叴鍘嗗彶鏂囧寲--浜虹墿鏄ョ
背景:

关于季三鞑子传说实录

[日期:2012-12-24] 阅读次数:11032 [字体: ]

所谓《实录》不去考察传说的真伪性,更不去探讨传说者季三鞑子有无其人及生活在哪个朝代,仅根据传说事件,选编几则可透露季三鞑子嫉恶如仇的本性和造福家乡的轻财义举。

    1.奉旨查抄学差  翰林院庶吉士吴省才,通过有权势的人物,点了云南学差。这是一个美缺,一般人是谋不到的。他到任之后,首先考虑如何把运动得来的官位,求得本利双收。就找几个亲信议定一个举人要几百两银子,并且分名次,越前的贡银越高,那种有真才实学的穷秀才,就只好“靠边站”。这种公开认财不认才的行动,激起全省考士不满,但也无可奈何。可也有几个不甘委屈的人,共议拟了几份对联,暗暗贴在贡院大门旁及周围官道旁,上写:无贝休想进贡院,少目怎能看文章。横幅:口大坐天

    上联嵌一个“才”并双关没有“财”,只凭才休想中举,下联嵌一“省”说明不论“才”,横幅嵌他的姓“吴”并说明他欺君罔上叛逆篡位的行为。有几个不服的人,偷偷揭下,不知通过什么关系递到季三鞑子手中。他看过后,义愤填膺,跳了起来,立刻动笔写好奏章,次日上朝,用对联原稿谨呈御案,并逐联解说。特别这横幅四字,透露出他叛逆坐天的野心,过去封建君主最恨最防的这种人,立即传旨扭解来京,抄没私产交刑部议罪。

    2.揭发治淮贪污人员  河南人工部主事郦佳艮,通过权路,得了治淮工程防治使的要职,他出京后第一步,首先到家乡巡视。地方官即连夜过府求见,密议由治淮专项中拨出一笔交地方整修县城。他家的祖茔恰恰近城外,地方官也连带修缮一新。其它他却到治淮河工程上鬼混了几个月,钱入私囊,回京交差,淮河依旧成灾。与季三鞑子熟识的官员在他面前谈及,他听后很认真,恐怕一面之词,即派了一个得力的人到淮河及河南郦的家乡暗访,回来后却带回一副对联,是不忿者贴在淮河大堤及他家乡修缮一新的县城上。

    丽斯邑兼丽斯穸,贪淮水更贪淮金。横幅:水金全无

    这幅对联也是巧妙地把他郦佳艮名字嵌在里面。古时大耳朵在字右边读“邑”,是县的代词。上联的意思是,把他家乡的县城和他家的祖茔修缮美观,嵌入他的姓“郦”,下联是淮字没有水是“佳”字,“银”字没有“金”是“艮”字,合起来是他的名字“佳艮”,横幅是淮河没有治好,工程的钱也没了,依旧是“佳艮”原名,不是“水金全无”吗?季三鞑子见到大怒,立即奏本参革,结果奉旨查抄,交刑部议罪。

    3.巧揭花盆秘密  有一圣裔(异族入主关内后,称关外本民族为“圣裔”,汉人称“鞑子”或“鞑虏”)传说漏其姓氏,曾除南翔路总管,现任期届满,回京谋升迁,恰遇季三鞑子。原来季三鞑子常青衣小帽,最多两个随从,专在码头或交通要道“迎送”来去官员,体察吏弊。

    在箱笼橱柜未发之前,特别慎重其事地上岸几大木盆花(古时搬运细致物品专用的大木盆,类似旧式洗澡圆木盆),俱是两个壮汉抬着,仅摆着十盆野菊,每盆还另有一个家人护押,季三鞑子感觉奇怪,却好奇地沿途跟踪下来。看那花盆是最不值钱的瓦钵,一般人家移栽花后,总是撂掉。论花吧,也是最低级的山菊,值得专人护押?好像很重,两个壮汉,都抬得“汗滴禾下土”。这十盆花,一般估计不超过二十斤,内中定有文章,便示了一个眼色,叫一个随从跟着打听,自己也仔细地数了一下共五大盆,有一盆还多了一盆,随从回报后,即命回府,换上官服,仍带这两个随从打轿前往该府“拜望”。

    该官员正计点运到家的花盆,闻报驸马爷亲自过府拜望,来不及更衣,人已进府,只好就身衣冠,放开笑容,急步迎上前来。结果不容推诿,赖死赖活强行叫随从捧回两盆。

    季三鞑子对这带回的花很沉,秤秤小秤又打不起,一定有花色在内。决定明天带上朝。

    那两个内侍,各接过一盆,齐声说:“驸马爷,这是什么花呀,好沉!”季三鞑子更加心内踏实,叫内侍直接放在御案前,季三鞑子磕头上奏道:“恭禧圣上,贺禧圣上,由于圣德,天降瑞花,象征国泰民安。”皇上在龙椅上抬起身,两手伏撑着御案,垂目下瞧,却是一般的凡花,又是极简陋的瓦钵,何奇之有,这时,两旁的文武大臣,听得驸马如此歌颂,群皆好奇地侧目而视。季三鞑子继续奏到:“这是南翔路总管某某任满回京带回几十盆送亲朋好友的,说是南翔山间遍生奇花,重如磐石,非凡花可比!”皇上说:“我倒要试试,捧一盆上来。”季三鞑子立起身手送上一盆,皇上接过连声说:“好沉呀,这是什么花呀?那一盆呢?”三鞑子又捧起另一盆,假着没有放稳,嘣的一声,打得粉碎,内侍们急忙过来清理却露出“馅”,拣起一块金砖递上御案。皇上命内侍:“也把这盆试试!”也不待内侍来接,随手摔了下来,同样递上一块“瑞宝”,皇上即命过重,回说同样一百两,有块略沉些,约重二钱。凡是开国君王,都是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,不由龙颜大怒,立即传旨查抄,还拉扯出几个靠山。结果降旨抄没家产,本人削职归民,永不调用。几个关系深厚者,同样削职贬斥。因此,朝中有暗中弄鬼的人,见到三鞑子上朝,无不提心吊胆,心惊肉跳,形成一句歇后语:季三鞑子上朝——地动山摇。并传出季三鞑子上朝时,只要看他的帽子角,偏右文官就得注意,偏左武班就得小心,这是何等的评价!但也留下将来私造金銮殿趁机报复的祸根。

    4.三山不出头  异族入主中原后,由于几十年战争,本身也财力枯竭,却对占领下的人民大肆掠夺,苛捐杂税层出不穷。泰兴当然也不例外。季三鞑子虽在京做官,对此种也听得反映。常想待机而动。

    恰巧公主的八弟太子过府探望姐姐。太子问:“皇兄,贵乡哪里?”季三鞑子得此机会便说:“小地方,泰兴延令村。”“有什么好玩的地方?”季三鞑子回答道:“倒有三山不出头,二分明月夜……等等”这样太子回宫要求皇上准许,驸马公主还乡探亲,太子跟随来泰。

    当时驸马府也选定傍小庙庆云寺,尚未建成,领公主、太子秘密入驻陆家湾老宅。

    次日,早饭后,即陪太子随从几个泰兴籍家仆步行上街出游。

    首先听得妇女大哭,且边哭边数。太子问:“哭什么?”季三鞑子故装不知随口答道:“老了人。”(即死了人)走东也有人哭,到西也有人哭,太子怀疑地问:“不成家家老了人?”季三鞑子即命随从找一个人来问问。

    不多久找来一个衣着褴衫的五十多岁老人,眉头一扫,彼此会意说:“家家没得吃,妇女们饿得哭。”接着哪有好话说。道:“客官们一定是外地人,不了解。当初我们泰兴是真是个好耍子落头(地方),自从定鼎后,五花八门苛捐杂税,搞得泰兴人民食不终口、衣不终身,改朝换代老百姓不管,只要能自食其力有饭吃、有衣穿。”接着领太子各处“观光”,两天不到就闹着要即刻回京。

    太子说:“什么三山不出头,无非三个土墩子,有什么意思!”季三鞑子插话说:“那个泰山(即土山),算高啦,在顶上勾到城隍庙后楼后檐呢。”说:“有什么意思,又不是一个娃儿。”季说:“我们泰兴有句古语,百岁不娶妈妈(读mama,指妻子)是个丫儿。”太子说:“还有二分明月夜,不过一条堤岸隔开一个大水汪,一条河,明月半夜照到头顶,当然两个水中,各有一个月影,可把人冻死了,特别吃的方面,我吃不消!”公主从旁插话说:“我吃倒还好。”季三鞑子怕露出马脚,向公主示意。原来公主在内室与公婆一道吃,当然上好的菜肴。太子却不在意说:“还好呢,吃什么扁团,一口咬开,包的一肚子臭咸菜。”季三鞑子抢着说:“今天不是搞来鱼肉。”太子说:“还说呢,鱼可有筷子长,宫里把猫吃还要大呢。”季三怕多说“露馅”,忙打断话说:“好好,找人送你回京,不过你来泰一程,也要帮泰兴人民做点儿好事,将来登上龙位,泰兴人民多喊几声万岁。”太子究竟是个孩子,经不住“捧”,忙回答:“这个当然。”季三鞑子不待他肯定,即叫家人往县署传谕叫地方官连夜悄悄来驸马府晋见太子。给泰兴减去约三分之二的杂税苛捐,开小西门专供驸马府进出,并准备官船,秘密送太子回京,留下两个谒后语:“三山不出头(土墩子)”和“二分明月夜(各归各)。”

    5、小西门上黄桥  小西门开成后,地方官也遵谕张贴布告,除供驸马府进出专用,其他军民人等一律不得通行。说是这样说,当天就拥挤不开的人,车水马龙地进进出出。原因是其他东西南北门进出城均要把什么“人丁进出勤务税”简称进出税,规定大人十文钱,儿童五文钱,抱在怀里吃奶的婴儿还要两文多。其它肩挑担者看东西大小另外加钱,每天有一个官儿叫什么“城捐司”带着两个鞑子兵,肩着一个茅竹钱筒,开城关城。当时,这不是一个小数字,自小西门开后,当然都赶来小西门进出。丁家桥(民主桥与工农桥之间原来一小桥,近年来才拆去)有一家刚生小孩的新媳妇是黄桥人,娘家兄弟结婚央小车来接,由其它门出去三十文把不住。古话豆腐大一片,多跑三个店,愿意兜这个大圈子是划算的。因此留下一句偈后语:“小西门上黄桥(大兜圈子)。”县尹也看出这个问题,便派出两个鞑子兵来,说是代驸马府开城关城,进出城就没有这样自由。季三得知后,也采取相应的措施,每天也派出两个管家站在城门口,凡有阻止,即上前应话:“这是驸马府的亲戚。”四城门依旧收不到钱。

    一天,季三回家,县尹连夜找上门,谈及小西门进出人多,驸马不由放下脸色答:“小西门是我开的,还要向你说明亲戚多不多?你是外路人不知道。你是我的亲,我是他的亲,他又是他的亲,这叫‘连环亲’,五城门关起来是一家。”县尹却站起来道:“是是,不过四城门收不到钱,卑职俸银微薄,添又添不起,请驸马爷慈悲慈悲!”季三道:“这话倒不错。我来问你,往常小西门不开之前,四城门每月总共收多少?”答:“不等,有些月收十来两,有的七八两。”季三道:“不要说我有这许多连环亲,由我来解决。小西门不谈,你把其它四门收钱人一律撤走,仅留两个开关城门的人,任老百姓进出,平均每月给你十两,归驸马府算。”县尹抢答道:“好好。”季三道:“我的话还没说完,归我总付,对你方便,免去你换银凑零的。但也要给总付者实惠。每年以十个月算,一年一百两,大年三十到驸马府兑付。”县尹忙立起道:“好好,怎敢怎敢!”在他已走出门又叫回道:“包括两个水关在内。”县尹欲待回身罗嗦,账房已塞过一纸一百两银的“兑据”。另外一个随从半推半喝地说:“驸马爷另有公务,快走快走!”就这样留下又一个偈后语:“关起五城门是一家(连环亲)。”

    季三鞑子造福桑梓的传说限于篇幅,仅举此几例。因此,在他后来私造金銮殿的事发,首先是家乡在京做官的人冒死连夜传递消息,使他有时间弥瞒过关。
 

季驸马计修庆云寺
 
    相传在一千多年前的宋朝,泰兴有位读书人连中二榜,十八岁便成了乡里为数不多的举人老爷,轰动了整个县城。这位读书人的名字已经失传,因为其祖先可能是从北方来的外乡人,他在家里排行老三,乡亲们便称其“季三鞑子”。季三鞑子从小亡父,哥哥早矢,对母亲十分孝顺,母亲也辛勤持家,尽其所有供他读书。

    三年后,时逢京试,季三鞑子安顿好母亲,便收拾书卷行装,择黄道吉日进京赴试。进京后两榜高中,皇帝亲点为新科状元,赐金花御酒,披红挂彩,跨马游街,好不威风。一天上朝,正好左都御史母亡,报了丁忧,职务开缺。皇帝便钦定由新科状元补缺。季三鞑子出班谢恩,皇帝见他年国英俊,才气纵横,便生欢喜之心。问及未曾成家,便作主由宰相作媒,将公主许配给他,拨内库帑银,建公主府供他夫妇居住。成婚时满朝文武同贺,自有一番风光。婚后,公主便催季三鞑子把老母接来京城。但去接的人回报说老太太体弱,恐经不起车马劳顿,已有人留在当地照应,回来请公主、驸马示下。季三鞑子泪流满面,但又无他法,只得另在泰兴建一座驸马府,派仆人照应老太太安度晚年。

    自接任御史之职后,季三鞑子不改赤子本怀,为人刚正不阿、嫉恶如仇、针贬时政、能言善辩,令贪官庸吏们胆寒。相传季三鞑子十分恢谐,上朝时如果要弹劾官员必歪戴乌纱,朝左必弹劾一个文官,朝右必弹劾一个武官。文武百官一见其上朝头冠歪戴秘心惊肉跳,故泰兴至今还有着这样一句歇后语:“季三鞑子上朝——地动山摇”。几年下来也结了不少仇家,几次想合谋陷害,均因有皇帝撑腰,而未敢下手。

    一次太子犯下命案,季三鞑子的对头们激他逼皇帝废掉太子。皇帝脸面全无,几次想杀了他,只因公主哀求而软下心来。但皇帝已不想再见季三鞑子,随便挑了个错,把他革职发配出京,临行前季三鞑子进宫谢恩,皇帝问文武大臣把他放到哪儿好,大臣们还没开口,只听见季三鞑子先叹了口气。皇帝问他为何叹气,他说:“罪臣担心啊!”皇帝便问他担心什么,他故作惊慌的奏道:“臣宁出潼关三千里,不去延令黑松林!”皇帝十分好奇,又问为什么,季三鞑子浑身颤抖着答道:“那里蚊子大如雀,啮人立毙”。那皇帝是个急性子,立刻说你就去那儿吧,心里暗想,我正愁杀不了你呢。季三鞑子故意苦苦哀求圣上开恩,还嘀咕着:“夫到天边妻不行,夫到天边妻不行……”皇帝大笑说:“你吓傻了吧,自古圣人言,夫到天边妻要行,你怎么胡说八道呀!”季三鞑子赶忙叩头道:“谢主隆恩!”皇帝这才回过神来,原来他是要带走公主。皇帝又好气又好笑,一挥手说:“滚、滚、滚,夫妻两个一起滚,朕不想再见你们!”季三鞑子谢恩而出。后来皇帝才知道延令就是泰兴县,是季三鞑子的老家,不禁暗服这位女婿的才智。

    季三鞑子携妻儿同归故里,住进驸马府,置了田地庄园,日日与公主一起侍奉老母、教养儿女,下棋抚琴、会亲访友,过起了田舍翁的生活,好不快活。经过几年的经营,季家已成为了泰兴首富。一天季三鞑子与公主在后花园陪老母散心,老太太感叹,“常听媳妇讲京城如何繁华,皇宫如何壮丽,要是能亲眼见见就好了。”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季三鞑子是个孝子,当晚便和公主商量,定下计策,准备仿京城皇宫盖个园子,让老太太开开心。

    他很快请来名匠,在泰兴城择风水宝地大兴土木,仿皇宫建起了一座大宅子。完工后,便接老太太仔细游玩了几天,满足了老人家的心愿,不久老太太便去世了。俗话说,没有不透风的墙,不知怎的仿建皇宫的事传到了扬州太守的耳中。那太守曾被季三鞑子弹劾过,对他怀恨在心,听到此事,立刻密报京城。在京的老对头们具本上奏皇帝,告季三鞑子心存怨恨,私建皇宫,欲图谋反。皇帝龙颜大怒,派钦差携金牌来泰兴彻查此事,一经查实就地杀头灭族。

    钦差还未出京,就有旧交将此信通报到了泰兴。季三鞑子按照预先准备,算准钦差到达还有几个月的时间,派工匠连夜在新宅子里塑造佛像。原来寺院格局和皇宫差不多,故改起来并不困难。他早就想好了这条退路,一来满足母愿,二来为乡里留下了一座大寺院,造福后代。不多日,佛像布置完毕,香炉案供均已齐备,各佛殿的匾额对联都已挂上。季三鞑子携公主进内观看,公主提出异议:“好是好,就是太新了,另外再请些和尚来也像!”季三鞑子连声说是,赶忙找知县帮忙。那知县平时受驸马府恩惠颇多,此次私下里还有个小算盘,如果帮驸马躲过一劫,自己日后前程还不是公主一句话!押下赌注,便对季三鞑子言听计从。第二天便贴出告示:为使县城整洁,令百姓清扫屋舍,每户以向衙门上缴10只蜘蛛为凭,违者重罚。三天内上缴了数千只蜘蛛。季三鞑子取来,放入宅子各处结上蛛网,又命人洒上灰尘,铲下部分油漆做旧。不久请来了住持、僧众入住其内,以声佛号、晨钟暮鼓,过起了寺院生活。季三鞑子亲自命名为“庆云禅寺”。

    数月后钦差到达泰兴,实地一看,俨然一座寺院,殊胜一方佛国,还进去烧了香拜了佛。那钦差也与季三鞑子无甚旧恶,只是皇命在身行此一回,临行前皇后又派人交代要保全女儿一家,算了,还是查无实据的好。在泰兴住了几天,便回京复命了。皇帝一听,查无实据,便要追究上奏者。京官们为自保,一股脑的把责任全推到了扬州太守身上,那太守报复不成,反落了个丢官罢职回乡种田去了。

    季三鞑子从此平平安安终了一生,那座仿建的皇宫便成了有名的“庆云禅寺”,传承至今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

Copyright © 2012-2017 泰兴市图书馆 All Rights Reserved .
泰兴市大会堂路1号   052387633868
备案证书号:苏ICP备10015038号—1